| 世界天气 | 世界时区和万年日历 | 订阅本站Rss源 |
专题研究 | 网络信息搜索 | 在线留言入口 |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与我联系
网站地图
推荐与人
首页 - 专题研究  
推荐新闻
 
 
近日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 更多图片
 
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 - 科学、宗教与社会价值观 - 基督教 - 三位一体教义发展简史
三位一体教义发展简史
添加时间:2007-11-1 下午 09:22:16 所在栏目:『基督教』 阅读:3461 作者:网文转载 来源: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第一部份 诺斯底主义(神哲派)GNOSTICISM

诺斯底派的主要教义

(Louis Berkh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 Doctrines, 47-49 ;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 ,页30-32。林慈信修。)

我们在此不讨论诺斯底主义的各种派系,如 Valentinus 与 Basilides 等;我们只简单地讨论诺斯底主义的教义。他们的教义有 "二元论"(dualism) 的特征。宇宙有两个原始原则,或两个神,彼此敌对,一个高于另一个,甚至一善一恶。至高的神,即善神,是无可测度的深渊。祂在自己与有限的被造物中间,造了一连串的中级存有者(middle beings, 或 aeons),都是从神性放射的 (emanations of the divine),这些神圣的存有也被称为分神。善神与这一些分神总合在一起,被称为 "圆满" (pleroma) ,就是神性本质的丰满 (fullness of the divine essence) 。至高的神只能借着这些"分神" 与被造物发生关系。世界并不是善神所造,乃是因为神性丰满中发生了堕落;所以世界是一位低级的,可能有敌意的神所造。这位低级的神被称为 "造物主"(Demiurge),即是旧约的耶和华,是一位较低的,有限的,有激情的,有时也会报复的存有者。这位造物主与至高真神之间,有着强烈的对照;至高真神是至善,至德,至真之源;祂在基督里显示出来。

物质世界既是这一位低等的,可能是"恶神"所造,因此物质本身是邪恶的。然而在物质里有灵界的余种,就是人的灵魂,是从高级洁世界来的一道光;这余种怎样与物质缠在一起,无人能解释。灵魂得解脱,只有借着善神的介入。有一个救法,就是一位使者从众光的国度差遣到黑暗的世界来。基督教的诺斯底主义通常认为基督就是这使者。对于基督,他们有多种描述:有时祂被视为一位属天存有 (celestial being),以一种幻影的灵体出现;有时祂又被视为一位属世的人,暂时与一种更高的力量或灵体相连。既然物质本是恶的,这位高超的灵不可能有一般的人体。

若要在救赎上有份,或胜过世界,必需参加诺斯底派,领受入教的秘密仪式。救赎之途径包括以下各步骤:进入与基督结婚的奥秘特殊的洗礼,神奥的名字,以及特别的膏抹,才能获永存的秘密知识 (secret knowledge of Being)。从这方面看,诺斯底主义近乎一种秘密宗教。人类分为三种人:属灵的人,乃是教会中高级委员;属魂的人,乃是教会中一般的会友;属物质的人,乃是所有的外邦人。只有第一类的人才能获得更高的知识,因之也就有了更高的福份。第二类的借着信心与行为也能得救,这等人只能获得次等的福份。第三类就是毫无盼望的失丧之人。

诺斯底主义的伦理哲学有两种相对的结果:他们的伦理道德与他们的救赎观有关。有时主张苦修主义,但也有人认为属灵的人既有了属天地祝福,肉体方面的行为并不能影响他们的救恩,所以就不禁止肉体的情欲,而过着放荡的生活。诺斯底主义的教义完全忽视末世论,他们也否认死人复活的教义。他们认为当人的灵魂离开物质的身体时,就进到"完满" 的境界,这就是人生的结局。
 
第二部份 反诺斯底主义的教父们

(Louis Berkh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 Doctrines, 62-69;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 ,页43-50。林慈信修。)

从护教学的教父时期,很自然地就转入另一个时期,就是继承他们的 "反诺斯底主义的教父"(Anti-Gnostic Fathers) 。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位。

爱任纽 (Iranaeus)

反诺斯底主义的教父中的第一位是爱任纽。他出生于东方,后来称为坡旅甲的门徒,但他的一生大部份时间住在西方。他本是一位长老(presbyter, 即牧师),后来成为里昂 (Lyon)的监督。他的著作显示一种实践的基督徒精神,他的思想近于约翰的教义,但有时他的观念中也会重视感情。他最主要的作品是《反异端》 (Against Heresies) 一书,其中特别批判诺斯底主义。从本书中可以看出他的才干,他所论述的基督教的福音也非常纯粹,中肯。 

希坡利达 (Hippolytus) 

第二位是希坡利达,据说他是爱任纽的门徒,他的思维取向很像他的老师;他也是一位非常单纯,中肯,实践的人。他虽不像爱任纽那样有天才,但他对于哲学观念很有喜好。他主要是在罗马附近事奉,据说在那里殉道。他最重要的著作乃是《驳斥异端》 (The Refutation of All Heresies)。他发现所有教义上的谬误,是出于在哲学上的揣测。
 
特土良 (Tertullian)

三位教父中最伟大的一位是特土良;他不但有深奥的智能和丰富的情感,又有活泼的想象力;他的学问很高,又有敏锐的观察力。因为他是在迦太基作长老(牧师),因此是北非神学派系的代表。又因为他的性格非常激烈,所以他为基督教辩护时会用严励的言辞。他本是律师,所以对罗马法律非常熟悉,他的神学著作中也使用法律名词与观念。他与希坡利达一样,认为所有的异端乃受希腊哲学的影响,因之他竭力的反对哲学。他真诚热切的本性,使他对时代的放荡精神非常厌憎,后来甚至接纳了厌世的孟他努主义(Montanism) 。他认为与异端辩论不会发生功效,因之认为处置异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向他们提出异议。他是对西方神学思想影响最深的教父。

 神论,人论,及救赎史Their Doctrines of God, Man, and the History of Redemption

神的教义 Doctrine of God

他们认为诺斯底主义最大的错误,乃是将真神与创造主分为两位。他们认为诺斯底主义是出于撒但的亵渎;他们特别重视只有一位真神,祂不但是创造之主,也是救赎的主。律法由祂所赐,福音也是祂所启示。这位神是三一真神;有三个位格 (three persons),但只有一个本质 (a single essence)。特土良是教会历史上第一个指出神有三个位格,也是首先使用 "三位一体" 专名的人。为了要驳斥神格唯一派 (Monarchians),他特别重视神是一位,但有三个位格;只有一个本质 (one substance),虽在数字上是三位,但神的本体绝无分裂。虽是如此,特土良的三一观仍是不太正确,因为他认为三位格中有等次之分。

人的教义 Doctrine of Man 

他们在人论上也反对诺斯底主义;他们特别指出,在人里面的善恶,并不是由于天赋本性的状态(natural endowments) 。假使物质是恶的,那么人的本性是恶的,人就不能被视为有道德选择的存有者 (a free moral being)。然而人是按着神的形像而造,并非不朽(意即并非完全);但是人若顺服是可能获得不朽。罪乃是叛逆,结果是死亡;正如顺服神的结果是不朽。在亚当里面全人类都服在死亡之下。当时的教父们并没有详细指出我们的罪怎样与亚当的罪有关,唯有特土良曾略为提到这一点。他说自从一个人出生,恶就在人的本性里,这种光景借着繁殖传递给人类。这是论到原罪的教义最早的记录。

 基督的位格与工作Their Doctrine of the Person and Work of Christ

对于基督位格的教义,爱任纽与特土良大相径庭;所以我们必需分别讨论。

1. 爱任纽Irenaeus’ Christology

爱任纽的基督论比特土两和希波利达更正确,他的基督论也影响到希波利达的观点。他非常讨厌那对道的揣测,因为这样只会带来更多的的揣测。他只指出道是永存的,也是借着道而将父神显示出来;他以历史上显示的神的儿子为真正的出发点。借着"道成肉身",道成为历史上的耶稣;从那时起祂是真神,也是真人。他反对诺斯底主义的异端,就是说那位不能受苦的基督在十字架钉死之前与那位能受苦的耶稣分开了。

他却指出神与人性联合是至为重要的。在第二亚当基督的里面,人类再一次与神联合。人类,无论是以往的或将来的人,在祂里面得到恢复 (recapitulation),这恢复使人类从亚当堕落后踏上之途挽回过来。这是爱任纽基督论的中心思想。他提到耶稣基督替死赎罪,但没有太强调这一点。基督工作的最重要因素是祂的顺服,祂的顺服而抵消了亚当的不顺服。

2. 特土良Tertullian’s Christology

特土良的基督论以 "道" 为出发点,发展出一种在历史上很重要的教义。他说:基督教的 "道" 有实际的本质(a real subsistence),是一位独立的位格 (Person),是神所生,从神而出;不是从神流出,乃是自动生长 (self-projection),正像树木从根生长出来一样。祂的存在是有起点的 (There was a time when he was not)。特土良强调道与父同质(substance) ,但生存的形态 (mode of existence) 却与父不同,祂有自己的位格。祂的存在不是由于和父神分隔开来 (partitioning),乃是藉自我彰显 (self-unfolding)。父是全部的本质,而子只是本质的一部份,因为子是演展出来的 (derived)。特土良并没有完全脱出子是低于父的观念。特土良的长远重要性,乃是因为他是第一位提出本质 (substance) 与位格 (person) 这个观念者;后来在尼西亚信经 ( Nicene Creed) 制订形成时,就用到这些观念。我们可以说他扩大了道的教义,发展为三位一体的教义。为了驳斥神格唯一派,特土良强调神性中的三个位格只有一个本质,位格乃众数,却没本体之别。可惜他并没有完全讲明三位一体的教义。他只看到道是在神里面的无位格的理性 (impersonal reason),在创造时才有了位格。一个位格低于另一个位格这观念,又以粗略的方式表达:第一位格参与神性的本质 (substance) 比较多,而第二位格的参与比少。

关于基督的神人二性,特土良与小亚细亚派的说法非常相似。关于基督完全的人性,除了麦利都(Melito)之外,他比其它教父们都讲得更清晰;他清楚地分辨基督的两性不混淆,神性人性都有各自的属性。他觉得两性并没有融合起来 (fusion),在基督里乃是神人二性聚在一起 (conjunction)。他很重视耶稣基督的死,但没有详细解明,因为他并没有强调耶稣受刑替死赎罪的必需性。他只注重罪人必需诚心悔罪。他虽认为神的公义有刑罚的因素,但特别高举神的怜悯。同时,他的教导中有律法取向。他认为人受洗之后若犯罪,必须悔改或认罪,才能满足神的要求。他又认为透过禁食及禁欲等来治死罪 (self-mortification),能叫人逃避永刑。

3. 爱任纽论救赎的工作 Irenaeus on the Work of Redemption 

在反诺斯底派的教父中,爱任纽对于基督救赎大功的描写最详细,但他的讨论不完全一致。爱任纽是教父之中最正统的一位,但在他的著作中有两种思想并不合乎《圣经》:第一是道德取向的,第二是神秘主义取向的。前者乃是说:人若自动地拣选善 - 这是靠己力还能做到的事 - 他就能重获得到永生的命运。基督圣工的真正重要性,是叫我们确实的认识神,因之强化了人的自由。后者,基督在祂里面叫人类复原(recapitulation),在神和人之间建立了新的关系,成为叫人类获新生命的面酵。道借着受苦受死与人类认同也借着使人类成圣与赐人不朽,而使人类升到更高的境界。祂在祂里面使人类复原,挽转了人类在亚当里激活的命运。祂赐给人类新生与不朽的的面酵。这种说法可被解释为救赎是透过神秘的过程 (mystical process) :从道成了肉身直到人类神化 (deification)。爱任纽在这方面的强调,可能因为他受到约翰的影响,比保罗的影响更深。显然地,爱任纽的用意并不是要教导救赎是完全神秘的,超肉体的。他虽特别重视基督与祂救赎的子民必须有生命的联合 (living union) - 圣安瑟伦并没有论到这一点 - 但他也提到这方面与救赎其它方面的关系:如基督为我们而顺服神,满足了神的要求;祂为我们受苦,为我们付上罪债,向父神献上挽回祭挽回父神的愤怒 (propitiation),祂也救赎我们脱离撒但的权势。

救恩,教会,末世论教义 (从略)
 
第三部份 亚历山大的教父THE ALEXANDRIAN FATHERS

(Louis Berkh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 Doctrines, 70-76;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 ,页51-57。林慈信修。)

正如在第一世纪中,犹太教宗教思想与希腊哲学混合,而产生一派由斐罗所代表的思想;照样在第二第三世纪中,希腊哲学与福音的真理混合起来,形成了亚历山大派的神学。当时有些杰出的神学家,将诺斯底主义中最深奥的揣测,用来建立教会的信仰。在这过程中,他们用了隐喻法来解释《圣经》 (allegorical interpretation)。基督教真理成为一种用文学方式表达的学问。这派基督教学术中最重要的人物,乃是亚历山大的革利免与奥利金。

 亚历山大的教父The Alexandrian Fathers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 Clement of Alexandria

革利免与奥利金代表东方的神学,这派比西方的神学更抽象。两位都是亚历山大教义学院 (school of the catechetes) 的老师,影响力至深。若与爱任纽和特土良比较,革利免可说不是正统的基督徒。他没有像爱任纽与特土良遵守信仰的准则 (the Rule of Faith)。他乃根据护教士的方法,尝试以自己对当日哲学的理解,来配合基督教的传统,有时几乎以哲学取代传统教义。革利免与特土良不同,他对哲学友善,坚持基督教神学家必须在外邦学术思想与福音之间建立桥梁。他觉得《圣经》与理性(尤其高举理性) 都是认识神之泉源;又因采用隐喻 (灵意)解经法,引进许多人为的猜测。不过,他对希腊哲学的估价并不一贯,有时认为希腊哲学有启示的成份,但有时又谴责是从希伯来先知们剽窃而来。

奥利金 Origen 

奥利金的父母是基督徒,小时受基督教教育。他是一个非常早熟的孩子,很年轻就开始严谨的苦修操练。他继承了他的老师 -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成为教义学院的院长。为了装备自己,他彻底研究了当时流行的新柏拉图派哲学,和当时最重要的异端,尤其是诺斯底主义。不久他就名扬四海,越来越多人参加他的讲座。他是早期教会中最有学问,思想最深奥的思想家。他的教义非常抽象,后期被判为异端。他竭力反对诺斯底主义,也使神格唯一论受到极大的打击。然而这些都是次要的;他主要的工作乃是建立一套基督教教义系统。他最重要的著作《原道》(De Principiis),是基督教最早的一部完整的系统神学。其中有一部份后来被定为异端,然而他对后来的教义发展有极大的影响。他似乎愿意在信仰上作正统的基督徒;他坚持遵照神的圣道与信仰的准则,作为他诠释的标准;认为若不出于《圣经》的教训或是根据《圣经》的教义的推论,就当拒绝。虽是如此,他的神学深受新柏拉图主义的影响,而他的隐喻法解经引致各样的猜测与随意解释。

 神论与人论Their Doctrine of God and of Man

神论Doctrine of God

如同护教士们,奥利金认为神是绝对的,是不可认知的,不可测度的,不可被动的;是自足的,超乎任何需要和缺乏的;他也像反诺斯底派的教父们那样,反对诺斯底主义者将善神与 "造物主" (Demiurge) 分为两位神。神是一位,旧约与新约的神是同一位神。神是绝对的第一因 (absolute causality) 。因他认为神的属性,如 "无所不能" 以及 "公义" 等,永远是动性的 (eternally in action),因此他提倡神永远创造的教义 (eternal creation)。

"道" 的教义 Doctrine of the Logos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对于道的解释甚不清楚。他认为道是有位格地存在的 (personal subsistence),与父同一 (oneness wth the Father),祂是父神在永恒中生的 (eternal generation) ;但又称道为神的理性 (divine reason),是次于圣父的。他将道分为两位,一位真正是神的道 (real Logos of God),另一位是在肉身出现的神子道(Son- Logos)。从起初开始,道是神启示的媒介 (mediates revelation),因为道在创造大工上加上神智能的印记;将理性之光赐予人类;道为真理作了特别的启示;并在基督里道成肉身。道的光帮助外邦人,在他们来就福音完备之光上作踏脚石。

奥利金说独一神主要是圣父,但祂借着 "道" 自我启示,也借着道来行事。道是有位格的,与父同永(co-eternal),是由父神一个永恒的作为 (one eternal act) 而生。奥利金论子从父而生时,完全拒绝子是从父射出来 (emanation)或分出来(division)的看法。但他虽承认子有完全的神性,但有时又好象说子是次于父(subordination)。他虽说子是在永恒里由父而生,但当他解释这句话时,不单认为子在救赎计划上是次于圣父 (economic subordination),而在本质上也是次于圣父 (essential subordination)。他有时称子为第二位神 (Theos Deuteros)。在道成肉身中,道与一个人的灵魂联合,这灵魂在先存时 (pre-existence) 乃是纯洁的。基督的神性与人性是有别的 (kept distinct) ;但奥利金又说道复活与升天之后,将祂的人性 "神化"了。

圣灵论 Doctrine of the Holy Spirit

革利免没有尝试解释圣灵与圣父和圣子的关系。可是奥利金对三位一体第三位的教义,比他对基督的观点更偏离大公教会的教义。他说圣灵是父藉子所造的第一位受造物。圣灵与圣父的关系没有圣子与圣父的关系那么亲密。他更说:圣灵没有在整个宇宙中运行;祂只在圣徒的生命中运行而已。圣灵的本质是善的,他使罪人更新与成圣,也是敬拜神者敬拜的对象 (object of divine worship)。 

奥利金的人论Origen’s Doctrine of Man 

奥利金论人的教义也非常独特。因他持 "永远创造论" (eternal creation) ,所以他认为人是先存的 (pre-existence of man),因为原本的创造只创造了有理性的灵体 (rational spirits), 是(与神)平等的(co-equal),也是(与神)同永的 (co-eternal)。今天人类的光景,乃预设了一个先存的堕落,从圣洁堕落到有罪。物质世界就是在这先存的堕落时候被造的。堕落了的灵体,因之成为灵魂,穿上了肉体。物质之被造,是要为这些堕落的灵体预备居所,使他们受管教,得以炼净 (purgation)。

 基督的位格与工作的教义 Their Doctrine of the Person and Work of Christ

道成肉身的教义Doctrine of the Incarnation 

这两位教父都认为道成肉身,就是道成了完全的人,有完整的人性,包括人的身体与灵魂,因之也就是成了一个真实的人,即 "神--人" ;可是革利免却不能脱出 "幻影说" 的教义。他说:耶稣基督吃东西,并不是因为他需要食物,乃是要藉此而使人不能否认他的人性;同时他又说基督不可能有人的悲伤与喜乐等感情。奥利金坚持说基督的灵魂是 "先存的",有如其它一切的灵魂一样,他甚至于说基督的灵魂在 "先存的"状态中,是与 "道" 联合的。其实在道成肉身之前,基督的灵魂与道早已完全彼此融合(complete interpenetration)了。道所充满的灵魂取了一个身体,甚至于这个身体也被道穿入(penetrated)而且 "神化了"(divinized) 。因为在基督里神性与人性是如此混合(mingling),所以当祂被荣耀时,祂等于成为无所不在 (ubiquitous)。奥利金并没有成功地维持基督里神性与人性的完整性 (integrity)。

论基督工作的教义Doctrine of the Work of Christ 

他们对基督的工作有不同的看法。革利免认为基督献上自己作为赎价,但他并没有看到基督为人类的罪成了赎罪的挽回祭。他特别重视基督为赐律的主,教师,能教导到永生不朽的道路。对于他,救赎的工作并不是要使过去的罪得以赦免,却是要叫人能从堕落的光景中升高,过一种更完善的生活。奥利金论到基督救赎之工时,乃是认为基督是大医师,牧师,赐律者,并作我们最好的榜样。祂对于罪人来说是医师,对于那些已经被洁净的人是教师,对于祂的百姓是赐律者,对于那些跟从祂的人是道德生活的好榜样。由于基督是大医师,教师,赐律者,好榜样,而能使人因祂而获得神的性情。同时奥利金也看到信徒的救恩完全靠着基督为我们受苦替死。基督因为能够蒙蔽撒但的眼,而将信徒从魔鬼的权势之下拯救出来。祂将自己交给撒但作为赎价,撒但接受了这个赎价,却不知道因为基督是完全无罪的,三但就无法将祂留住。基督之死是替罪而死,是赎罪之祭,如此方能叫死人的罪得了代赎。"道" 所作成的救赎功效,不但在今世,而且在来世也照样有效。不但是古往今来的世人,就是那些堕落的灵,甚至于撒但与它的恶魔们也会受到基督救赎的影响。末日的时候,万事都要复兴。

论教会的教义,论未来的事的教义 Their Doctrine of Salvation, Of the Church, and Of the Last Things

救恩的教义Doctrine of Salvation

亚历山大地教父承认人有自由意志,所以当耶稣基督的救恩传给他的时候,他就会接受救恩,并弃恶从善。神将救恩赐下,人有权自由地接纳。但奥利金虽然一方面说信心是出于人意志的行动,但他也认为是由于神的恩惠而使人有信心。信心是得救过程中最初的步骤,因之救恩的获得是出于信心。然而信心不过是接受神启示的第一步,此外,还必须要提高到知识与悟性,也必须进到好行为的表现。信心使人得救,但信心的目标乃是行为。这些都很重要。奥利金常提到救恩的两个步骤,一是信心(对外的) ,一是知识(对内的) 。这两位教父并没有看到保罗所教导的信心与称义的概念。此外,奥利金也特别提到信心并不是得救的唯一条件。在他看来,悔改比信心更重要,因为悔改乃是在神面前承认我们的罪。他所论的救恩是内在的,不是像西方的教父,尤其是特土良等,所着重地法律上的救恩。

(从略)
 
第四部份 神格唯一说MONARCHIANISM

(Louis Berkh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 Doctrines, 77-80;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 ,页58-61。林慈信修。)

神格唯一说的兴起Rise of Monarchianism 

第二世纪最大的异端是诺斯底主义,而第三世纪最大的异端则是 "神格唯一说" (Monarchianism) 。护教士,反诺斯底主义的教父,及亚历山大教父的 "道的教义" ,都不完全令人满意。一般人认为 "道的教义" 有许多不当的地方。有人觉得伤害了在神论;有些人又认为他们伤害了基督论。重视神论的人觉得 "道的教义"认为"道" 乃是另一位格,可能威胁了神的合一性,甚至一神论;而重视基督论者则认为 "道" 若次于父,就似乎妥协了基督的神性。因此有学识之士尝试解决这两个问题,一方面保持神的合一性,另一方面不能抹煞基督的神性。因此两派思想兴起,都被称为"神格唯一说"(这个名称是特土良所起) 。虽然严格来说,这名称只适合于那些要维护神的合一性的思想;然而到今天这名称是两派思想的总称。

动力的神格唯一说Dynamic Monarchianism 

这派 "神格唯一说" 的目标乃是维护神的唯一性;可以说,完全与以前的 "爱宾派"(Ebionites) 及近代的 "独神论派" (Unitarianism) 如出一辙。有人认为这派思想最初出现于阿罗该 (Alogi) 一个不著名的派别。西波尔 (Seeburg) 不同意这个解释。此派比较可能的创始人,是被罗马大主教维克德 (Victor) 革出教会的一位拜占庭人,名 "提阿多达" (Theodotus of Byzantium) 。此后一位 "亚提蒙" (Artemon,在叙利亚出生) 试用《圣经》与传统来证明这一类 "神格唯一说" 。然而亚提蒙的论证被一位佚名氏所着 "小迷宫" (Little Labyrinth) 一书所驳斥。这一派的神格唯一说不久就烟消云散。

撒摩撒他之保罗Paul of Samosata

动力的神格唯一论,后来又由一位安提阿的主教 "撒摩撒他之保罗" (Paul of Samosata) 将之死灰复燃。这位主教非常属世,也甚傲慢。他认为 "道" 是与父神同质 (homoousios, co-substantial),但在神格 (Godhead) 中没有独立的位格。道可以与神同为一 (identified with God) ,因为祂存在于神里面,正如人的理性存在于人里面。道是无位格的能力,存在于所有的人里面,但特别在耶稣这个人里面运作。因为道渐进地,独特地完全渗透了耶稣的人性 ,这个神的能力逐渐地神化了耶稣。因为这位人耶稣是如此被神化,所以祂配有神的尊贵;然而严格说来祂并不应被认为是神。撒摩撒他保罗如此建构道的教义,保持了神的合一性;神的本性 (nature) 和位格 (person) 都是一,道与圣灵不过是神格 (Godhead) 中无位格的属性 (impersonal attributes)。这种看法后来也被索西奴派 (Socinians) 及近代的独神论派所采用。这些神格唯一的派别都尝试维护神的合一性及耶稣真正的人性。马基弗 (McGiffert) 认为这些异端的目的,乃只是坚持耶稣的人性。

形态的神格唯一说Modalistic Monarchianism: Sabellianism

另一种神格唯一说,影响比较广泛。这派一方面要保持神性的合一,但主要在基督论方面保持基督完全的神性。这派被称为 "形态神的三种形态 (modes) 。西方教会称此派为 "圣父受苦说" (Patripassianism) ,因为此说认为父神自己道成肉身成为基督,因此圣父在基督里受苦,与基督一同受苦。东方教会称此派为 "撒伯流派" (Sabellianism) 。撒伯流派与 "动力神格唯一说" 不同之处,乃在坚持基督真正的神性。

普拉克西亚与奴爱达Praxeas and Noetus 

特土良认为创始 "神格唯一说" 的是一位不太有名的 "普拉克西亚" (Praxeas) ,而希坡利达(Hippolytus) 认为创始者是示每拿的奴爱达 (Noetus of Smyrna) 。可能两人都对倡导此派学说有功。普拉克西亚完全反对神格 (God) 中可以有位格上的不同。特土良批判他,说:"他将保惠师赶走,又将圣父钉死在十架。" 普拉克西亚似乎并没有说圣父受苦;不过奴爱达就清楚的说出这点。希坡利达说: "他(奴爱达) 说:基督自己就是圣父,乃是圣父自己降生,并受苦而死。"("He said that Christ is Himself the Father, and that the Father Himself was born and suffered and died.") 按照希坡利达,奴爱达大胆地说,圣父改变了自己的形态 (mode of being),变成 (became) 祂的儿子。奴爱达自己是这样说:"当圣父尚未降生时,祂当被称为父;但祂按自己的美意,服在降世为人之下时,祂就出生,成为圣子;是祂自己 (He of Himself),并不是另一位 (of another) (成为圣子)。"

撒伯流Sabellius

"形态神格唯一说" 最著名的代表是撒伯流。他的著作只有很少的片断存留至今,我们因此不能详细断定他的教导。然而我们清楚晓得他特别重视神的本质是合一的 (unity of the divine essence),祂的显示则有多种 (plurality of its manifestations) 。神的显示如同戏剧中的各角色。撒伯流虽说到三个位格,但对于他,"位格"乃是指一个演员所装扮的角色,或显示的形态。按他的看法,父,子,灵这三个名称,只不过是指唯一的神显示自己的独一神圣本质 (one divine essence) 的三个阶段而已。神在创造,赐律法时以父显示自己;在道成肉身中以子显示自己;在叫人重生与成圣时,以圣灵显示自己。
 
第五部份 关于三位一体的争论
THE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THE TRINITARIAN CONTROVERSY

(Louis Berkhof, A History of Christian Doctrines, 81ff;伯克富,《基督教教义史》,页63-72。林慈信修。)

 一. 争论的背景 The Background

三位一体争论的兴起Rise of the Trinitarian Controversy

三位一体的争论到了亚利乌与阿他那修间之争达到高潮。它是有其根源的。我们在前面看到,早期教父并无清晰的三位一体观念;他们有的认为道 (Logos) 是非位格的理性,在创造的时候才有位格;另些教父则认为道是有位格的,与父神同永,享有神的本质,但却认为道从属于父。在他们的讨论中,圣灵并不重要;他们提到圣灵,主要是关于祂运行救赎在信徒的生命中。有人认为圣灵不仅从属于父,也从属于子。特土良是首先清楚说神是三个位格的,并坚持三位格在本体上的合一。但连他也不能将三位一体教义说清楚。

此时神格唯一论 (Monarchianism) 兴起,强调神的合一性与基督真正的神性,实际上否认了真正的三位一体教义。在西方教会特土良与希坡利达(Hippolytus) 驳斥神格唯一论;在东方奥利金给了神格唯一论致命的打击。他们都维护<使徒信经>所表达的三位一体教义。但奥利金对三位一体的解释并不妥当。他坚称圣父与圣子都是神圣的位格 (divine hypostases),都以位格存在 (personal subsistences) 。但他未能合乎《圣经》地讲出神格中三位格与一本质之间的关系。奥氏虽然是藉 "永远生出" 这观念 (eternal generation) 来解释父子关系的第一人,但是他的定义包含了第二位在本质上从属第一位的意思。而圣父传达 (communicated) 给圣子的神性是次等的 ,可以称为神 (Theos) ,但是不能称为唯一的神 (Ho Theos) 。奥氏有时甚至称圣子为第二位神 (Theos Deuteros) 。这是奥利金三位一体教义中最基本的缺点,为后来的亚利乌铺了路。另外一个比较次要缺点,是他说子之生出并非父神的必要作为 (necessary act),而是出自父神主权的旨意 (sovereign will)。不过他小心地避开了父子在时间上有先后 (temporal succession) 的观念。奥氏的圣灵论就离《圣经》的教训更远了。他不仅将圣灵从属于圣子,而且将圣灵当为子所创造的。在奥氏的言论中,似乎有一处说到圣灵只是受造之物。

 二. 争论的性质The Nature of the Controversy

1. 亚利乌与亚利乌派 Arius and Arianism

三位一体的大争论,通常被称为亚利乌派之争论,因为是亚利乌反三位一体所引起的。亚氏为亚历山大里亚的长老(牧师),是一位辩论高手,但他的生命缺乏深度。他主要的观念是神格唯一派的一神论原则,就是只有一位神,祂不是被生的,是没有源始的存有者,也没有存在之始。亚氏将临在神里面 (immanent in God),仅为神的一种力量 (a divine energy) 的道,与最终成肉身的子或道加以区分。后者是有起头的:祂是父神所生,用亚利乌的说法,就等于说基督是被造的。祂在创造世界以前从无有被造,因此不是永远的,也没有神的本质。祂是一切受造物中最伟大,最初的,祂被造的目的,是要藉者祂创造世界。因此祂是可变的,但因为祂被预见的功德被神所拣选,也因着祂未来的荣耀被称为神的儿子。也由于祂被神认为儿子,所以配能受人的崇敬。亚利乌从《圣经》中找到章节,似乎说圣子次于圣父,来支持他的见解,即如箴八22 (在七十士译本中) ,太二十八18,可十32,路十八19,约五19,十四28,林前十五28。

2. 对亚利乌派的反抗The Opposition to Arianism

(一)阿他那修 (Athanasius) 的优点

The Strengths of Athanasius

亚利乌首先受到他自己的主教亚历山得 (Alexander) 的反对,亚力山得为圣子真的,应有的神性据理力争,同时主张由父生出永远为子 (eternal sonship by generation) 的教义。然而亚利乌真正最大的敌对者,是他教区中的会吏长 (archdeacon) 阿他那修。阿氏在教会历史中为一坚强,不屈不挠的真理斗士。西波尔说到阿他修伟大的能力出于三方面:(a) 他伟大,坚定不移,和真诚的性格;(b)他稳固的根基,就是坚持神合一 (unity of God) 的观念,保守他不与当日流行的从属观念同流合污;与 (c) 他用正确的劝导导人承认基督位格的性质重要性。他觉得以基督为受造者,就是否认相信祂而得救,与神联合。

(二)阿他那修论圣父与圣子之关系Athanasius on the Relation of the Son to the Father

 阿氏特别强调神的合一性,并坚持在三位一体教义的解说上,不可影响此合一性。虽然圣父与圣子是属于同一的,属神的本质,但在本质上的神性 (essential Being) 是没有分割或分离 (division or separation) 的,并且"次等的神" (Theos Deuteros)是非常错误的说法。虽然阿氏非常强调神的合一性,但也承认在神格中有三个不同的位格(拉丁文:hypostases)。他拒绝亚利乌派所说,圣子是在时间之前被造的,而坚持圣子有独立的,永远的,位格上的存在。同时他考虑到神格中的三位格绝不能说成是分立的,因为这样将导致多神主义。根据阿氏,神的合一性与在祂本性 (Being) 中的区分,最好用 "本质上的一体" (oneness of essence)来说明。这就清楚地说出圣父与圣子是同质的,但也暗示二者可以在其它方面有所不同,例如在圣父与圣子的生存 (personal subsistence) 方面。阿氏如奥利金一样,教导圣子是圣父生的 (begotten by generation) ,但与奥利金不同;阿氏描述此 "生出" 乃是神内在的,因而是必需的,永远的作为 (internal, necessary, eternal act of God),而不是依赖圣父主权旨意的作为。

推动阿他那修,决定他神学见解的,非仅由于逻辑上一致的要求。影响他对真理的解说,主要乃是宗教的因素。他的神学教义是自然而然地从他的拯救论信念产生的。他的根本立场是,得救必需与神联合;除了本身是神的那一位之外,没有受造之物能叫我们与神联合。因此西波尔说:"基督必需真的,毫无保留的是神,这样神才真的来到人间,人才获得与神交通,罪得赦免,认识真理和永生。" (教义史,卷一,211页)

 三. 尼西亚会议The Council of Nicea

在主后325年召开的尼西亚会议,是为解决此争端。讨论的问题是非常清楚的,可用一句话表明。亚利乌派拒绝非时间性的,永远的生这观念,而阿他那修则坚称此点。亚利乌派说圣子是从无中被创造出来的,而阿他那修主张祂是从圣父的本质 (essence) 中生出的。亚利乌派认为圣子与圣父不是同质的,而阿他那修坚称祂是与父同质 (homoousios) 。

除了争论的双方,还有较大的中间派,即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Eusebius of Caesarea) 所领导的,乃会议中的大多数。优西比乌是有名的教会历史家,此派又称为奥利金派,因为它的思想是来自奥利金的原则。

尼西亚会议及其决定Council of Nicea and Its Decision

奥利金派倾向于亚利乌派,反对圣子与圣父同质。该派事先由优西比乌起草了一项声明,在此声明中除了"同质"之外,其它都与亚历山得与阿他那修相同。此派建议用 "似质" (homoiousios) 一词代替 "同质"(homoousios) ,即圣子与圣父有相似的本质。经过相当的辩论后,皇帝最终用了他的权威支持阿他那修派,而让该派获胜。会议就所争论之点,采纳了下列的声明: "我们相信一位神,就是全能的父,有形与无形之物的创造者。又信一位主,耶稣基督,是生出而非被造,与圣父同质 (homoousios) " 等等。这是非常清晰的声明。"同质" 一词,除了圣子的本质与圣父完全相同以外,不能谬解作其它的意义。这样就把圣子放在与圣父同等的地位上,非被造者,承认祂本身就是神 (autotheos)。

 四. 尼西亚会议的后果The Aftermath

1. 不圆满的会议决定Unsatisfactory Nature of the Decision

会议的决定并没有止息争端,它只是争端的开始。会议决定是由于皇帝的高压手段,未能达成圆满,而且平息的期间也不会太长。使基督教信仰的决定,在于皇帝的善变与宫廷中的谋算。阿他那修本人虽然得胜,但对于此种解决教会争论的方法也深表不满。他宁可借着辩论的威力来说服对方。结果清楚明,皇帝立场或情绪的改变,甚至贿赂,都可影响整个争论。占优势的一派可能立刻受到败。这就是在以后的历史中屡次发生的。

2. 半亚利乌派在东方教会中暂时的兴盛Temporary Ascendancy of Semi-Arianism in the Eastern Church

阿他拿修是尼西亚会议后三位一体争论中的核心人物。他是当代最伟大的领袖,是杰出的学者,有坚强的性格,一位勇敢维持信念,随时准备为真理受难的人。教会逐渐趋向亚利乌派,不过多数是半亚利乌派;而皇帝通常支持大多数。当时有句通俗流行的话:"一个阿他那修抵抗全世界。" (Unus Athanasius contra orbem.) 这位神的忠实仆人,五次被放逐,其职位由一些不称职的阿谀者所取代,他们为教会带来奇耻大辱。

(一)对尼西亚会议决定的反抗Opposition to the Decision of Nicea

反对<尼西亚信经>者可分几派。甘宁汉说:"比较大胆,诚实的亚利乌派说圣子与父不同本质 (heteroousios) 。有人说祂不像(anomois) 父神;又有一派 (一般被称为半亚利乌派者) 说祂有与父相似的本质 (homoiousios) 。不过他们都异口同声的拒绝<尼西亚信经>的说法,因为他们反对圣子真正的,正当的神性。他们看见<尼西亚信经>精确地,毫无保留地承认了圣子真正的神性。有时他们比较喜欢对<尼西亚信经>提出其它的异议。" (历史神学,卷一,290页) 半亚利乌主义在东方教会盛行,而西方教会采不同的见解,忠于尼西亚会议的决定。主要原因是,东方教会受到奥利金从属主义 (subordinationism) 的垄断 (圣子在圣父之下);而西方教会多受特土良的影响,发展出的神学与阿他那修趋于一致。然而除此之外,西方教会 (罗马) 与东方教会 (康斯坦丁堡) 之间的抗衡,也需被考虑。当阿他那修被东方教会放逐时,受到了西方教会的热烈欢迎。罗马会议(主后341年) 与撒底迦会议 (Sardica, 主后343年) 都无条件地赞助他的教义。

(二)安吉拉之马赛路 Marcellus of Ancyra

由于马赛路在西方教会晋升为尼西亚神学的健将,因此阿他拿修的教义逐渐没落。马氏又回到神格中 (immanent) 永远的,非位格的道,与成为肉身的道之间的古老区分。此非位格的道,在创造之工上显为神的能力。而道在成肉身时才成为位格。马氏否认 "生出" (generation) 可用在先存的道上,因此把 "神的儿子" 仅限于成肉身的道上;并且主张在祂肉身生活的末了,道回到祂在成肉身以前与父的关系。马氏的学说可被奥利金派或优西比乌派用来批判他们的劲敌是"撒伯流主义者" ,如此加深了东西教会之间的裂痕 。

(三)协调的努力Reconciling Efforts

不少人努力挽救教会的分裂。几次的安提阿会议接纳了尼西亚的定义,不过有两项重要的例外。他们坚称"似质" ,并子之生出是由于父之旨意的作为。当然这不能满足西方教会。以后又有其它的大会及大公会议,在这些会议中,优西比乌派要求西方教会认可阿他那修的放逐,并另起草一些折衷的信经,均遭失败。后来康士坦丢斯 (Constantius) 登基,用狡猾的手段及势力强迫西方教会主教们在亚勒尔 (Arles) 与米兰 (Milan) 的会议上 (主后355年),与优西比乌派站同一阵线。

3.潮流的转变Turning of the Tide 

反抗的受阻Disruption of the Opposition 

不正当思想的得胜,是很危险的。这事实上是反尼西亚派的疾候。他们之间分歧很大,不过在反对尼西亚这事上是合一的。但是他们一旦没有外面的压力,就显露出内部的不合。亚乌派与半亚利乌派的信仰并不相同,而且后者没有统一的组织。在357年的舍米安会议 (Sirmium)上,他们想将各派联合起来,将本质 (ousia),同质 (homoousios) 与似质 (homoiousios)等名词全部丢弃,认为这些名词非是人的知识所能及的。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至此真正的亚利乌派原形毕露,就逼使保守的半亚利乌派进入尼西亚阵营。

加帕多加三教父 The Three Cappadocians 

此时有新一代的尼西亚派兴起,由奥利金学派的弟子所组成,但对真理更完全的解释,则有负于阿他那修与<尼西亚信经>。其中主要的人物就是加帕多加的三位教父,巴西流 (Basil the Great),尼撒贵格利 (Gregory of Nyssa),以及拿先斯贵格利 (Gregory of Nazianze)。他们看出,使用 hypostasis 这个字来同时表达 "本质" (ousia) 与 "位格" (prosopon) 两个观念,是导致误解的根源之一。因此他们限制 hypostasis 这个字只指圣父与圣子位格上的本质 (personal subsistence) 。他们不走阿他那修的路线,即不以在神里面有一个本质 (ousia) 为出发点;这三位教父思想的出发点在神格中的三个位格 (hypostases) 上,并企图将此三位格置于神本质 (ousia) 的观念中。二贵格利将神格中的三位格与神本质 (the divine Being) 的关系,比作三个人与他们共有的人性之间的关系。正因为他们强调神格中的三位格,所以他们使尼西亚有关三位一体的教义,不让优西比乌派眼看为是撒伯流主义。这样一来,道 (Logos) 的位格就得到充份的保障。同时,他们三人极力主张三位格在神性中合一性,并多方予以说明。

4. 关于圣灵的争辩The Dispute About the Holy Spirit 

关于圣灵的早期见解Early Opinions About the Holy Spirit

虽然关于这题目有许多不同的意见,但到目前为止,圣灵还未受广泛的注视。亚利乌认为圣灵是由圣子所造的头一个受造者,此观点与奥利金的非常符合。阿他那修则坚称圣灵与父是同质的,可是<尼西亚信经>则仅笼统地说:"我信圣灵。" 至于加帕多加教父则跟随阿他那修,强烈主张圣灵与圣父的同质。西方教会有圣希拉流 (Hilary of Poitiers) ,主张圣灵既能渗透神深奥的事,不可能没有神的本质。康士坦丁堡的主教马西顿纽斯 (Macedonius) 则发表了一完全不同的见解,他声明圣灵是被造的,从属于圣子;但他的见解被认为是异端,而其从者被人称作 "反圣灵派" (Pneumatomachians) 。主后381年,康士坦丁堡大会宣布承认<尼西亚信经>,并在拿先斯贵格利指导下,接受了有关圣灵的下列信条:"我们也信主圣灵,生命的赐予者,从父而出,与圣父,圣子同配得荣耀,并藉先知晓谕。"

五. 三位一体教义的完成Completion of the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圣灵由圣子而出Procession of the Holy Spirit from the Son 

康世坦丁堡会议的声明有两点令人不满意: (1) "同质" 一词未能使用,所以圣灵与圣父的属同质没有直接说出;与 (2) 圣灵与其它二位格之关系未能定义。声明中有说圣灵由圣父而出(proceeds from the Father) ,但没有确定,也没有否认圣灵也是由圣子而出。大会在这一点上得不到有完全的一致。若说圣灵只从圣父而出,似乎否认圣子与圣父在本质上的相同 (Essential Oneness) ;若说圣灵也是从子而出,则似乎置圣灵于依从子的地位,有损圣灵的神性。阿他那修,巴西流与尼撒贵格利坚称,圣灵由圣父而出,但并不反对圣灵也由圣子而出的教义。伊比法纽 (Epiphanius) 与马赛路 (Marcellus of Ancyra) 则正面声称此教义。

西方教会的神学家一般都主张圣灵是由父和子而出;主后589年的托理多会议 (Synod of Toledo) 又加上了"和子" (fileoque) 这个字 (译注:意即圣灵乃出于圣父 "和" 出于圣"子")。东方教会则由大马色约翰提出最终的圣灵教义。根据他所说,只有一个属神的本质 (one divine essence) ,但有三位格 (hypostases) 。这三位格应被认为是神本性中的实体 (realities in the divine Being),但有不像三个人彼此间的关系。除了他们存在的方式 (modeof existence) 以外,不论从那方面说三位格都是合一的。圣父的特性是 "非生的" (non-generation) ,圣子的特性是 "生出的" (generation) ,圣灵的特性则是 "发出的" (procession) 。三位格间的关系,被描述为互通的关系 (interpenetration, or circumincession),没有混杂不清 (without comingling)。大马色约翰虽然极反对从属主义,但他仍然说到圣父为神性之源 (source of the Godhead),并说圣灵是借着道 (through the Logos) 由父而出。这依旧是希腊从属主义的遗物。东方教会从未采取托理多会议所附加的 "和子" (fileoque) 。这乃是东西教会分离的主因。

奥古斯丁论三位一体 Augustine on the Trinity

西方教会有关三位一体的观念,在奥古斯丁的巨著 "论三位一体" (De Trinitate) 中,达于最终的阶段。奥氏也强调本质上的合一,与位格上的三位。他说,三位中的每一位拥有神的全部本质,并与本质是同一的 (identical with the essence),且与位格中的其它二位同一。圣父,圣子,圣灵不像我们世间的三个人,每一个只拥有人类人性的一部份。此外,三者不缺一而独立,也不可能缺一而独立 (译注:即父不能没有子,子不能没有父,圣灵不能没有子和父。) 祂们中间有相依存的关系 (mutual dependence) 。每一位都有属神的本质,但具有不同的观点,如使之生出 (generating),被生出 (generated),或由感化而存有 (existing through inspiration) 。这三位格之间,有一种互通 (mutual penetration),互住 (mutual indwelling) 的关系。以"位格" 一词来指明三位之间彼此的关系,不能令奥氏满意,但他仍然继续使用,正如他所说: "我用这词句,并不是为了表明三者间之关系,乃是为了不保持沉默。" 从这种三位一体的观念来看,圣灵自然是由父也由子而出。

订阅本站Rss源+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上一条:有没有关于耶稣的早期历史纪录?
下一条:英国家庭教会的史记

相关内容连接:

·儒家与基督教的旧有对话模式
·普救论的圣经根据及疑点探索
·佛教与基督教人生哲学之比较
·英国家庭教会的史记
·有没有关于耶稣的早期历史纪录?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